鸠摩罗什传(2):罽宾僧预言应验,鸠摩炎被迫顺俗

摘要: 作者:龚斌教授

12-11 07:47 首页 禅林网

鸠摩罗什传,龚斌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第一版。

   龚斌,曾用笔名河边拙,上海崇明人。197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81年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陶渊明研究学会(筹)会长。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及中国文化的研究和教育工作,尤其在中古文学及中古社会文化领域用力最勤。已出版专著《陶渊明集校笺》、《陶渊明传论》、《世说新语校释》、《世说新语索解》、《慧远法师传》、《鸠摩罗什传》、《鬼神奇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鬼神世界》、《宫廷文化》、《中国人的休闲》、《青楼文化与中国文学研究》、《回望前尘》等十余种。与他人合著《中国古代文学事典》、《中国古代散文三百篇》、《中国古代诗词曲词典》、《秦淮文学志》等。


编者按:鸠摩罗什大师是开中原大乘先河,张汉地般若法眼的伟大高僧与翻译家,是汉传佛教的一座丰碑。魏晋时期,般若法统的清净传承自鸠摩罗什大师入关后,真正在汉地扎根下来。僧肇大师赞叹曰:“自公形应秦川,若烛龙之曜神光;恢廓大宗,若羲和之出扶桑。”

“心山育明德,流薰万由延。哀鸾孤桐上,清音彻九天。”大师一生心存高远,以“大化流传”为己任,以“身当炉镬,利彼忘躯”之弘誓,忍辱负重,舍身弘法,更以寂后“舌不燋烂”之瑞迹,再度给予众生大乘佛法之确信。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龚斌教授感怀于大师之伟业与高格,于2013年出版了专著《鸠摩罗什传》,以优雅畅达、文史兼美的文字叙述了罗什大师卓越的一生。经龚教授授权,禅林网特别编选连载《鸠摩罗什传》,以飨大众。

深愿信仰三宝、敬慕佛教的广大读者在龚教授的娓娓道来中,能够深入了解鸠摩罗什大师一生的大悲行愿,永远铭记大师,缅怀大师。更愿以大师为楷模,以大师求法弘教之坚毅、舍身忘死之勇猛勉励道业,奋志求法,不忘初心,精进不懈!


龟兹,这时正为佛教的灿烂光华朗照。


公元前五世纪末,印度北部净饭王的太子悉达多创立佛教,后尊称为释迦牟尼佛。佛灭度后二百年,当纪元前三世纪中叶,古代印度摩竭陀国孔雀王朝的第三任君主频头婆罗王的儿子阿育王继位。阿育王皈依佛教,凭藉强大的经济、政治、军事实力,大力弘扬佛教。时有目犍连子帝须者,为孔雀王朝国师,为阿育王创立种种关于佛教的规定、设施,在华氏城举行“第三次结集”(第三次结集:佛灭后二百三十六年由阿育王支持在华氏城举行,以目犍连子帝须为上座,召集一千比丘,诵出“法藏”,即对《阿含经》重新会诵整理,最后定型,目犍连子帝须撰《论事》,批判当时外道的各种邪说,史称第三次集结。佛灭后,诸弟子相会,为防止异见邪说,诵佛陀之说法,举各自所闻确实者,结合集成之,谓之“结集”。),  调和佛教内部派别之争,大弘佛法。佛教由此开始由印度向外传播,印度西北部的犍陀罗(今阿富汗喀布尔一带)、罽宾(今克什米尔)、狮子国(今锡兰)、大夏等地均皈依佛教,并东及今日之缅甸、马来西亚。佛教遂成世界性的宗教。


公元一世纪中叶,大月氏建立贵霜王朝。月氏本是生活在祁连山、敦煌之间的种族。公元二世纪初,当汉文帝时,月氏被匈奴击败,西迁至伊犁河流域。后再败于乌孙,度过葱岭,夺取希腊人的旧领地而建国,进据迦湿弥罗,遂为印度共主。贵霜王朝至迦腻色迦王时,进入全盛时期。迦腻色迦王主持第四次结集(第四次结集:据《大唐西域记》,迦腻色迦王听从尊者比丘的建议,在迦湿弥罗召集五百罗汉,以世友为上座,论释三藏,以赤铜为牒,镂刻经文,石函箴封,建塔藏于其中。), 于时葱岭内外诸国,全都笼罩在贵霜王朝的政治、军事版图之内。佛教文化借助政治、军事势力,由此走向兴盛。


佛教传入西域,可能早在公元前二世纪时。塔里木盆地周围的国家于阗、疏勒、龟兹均是当时佛教的重镇。《梁书·刘之遴传》说,之遴好古爱奇,在荆州聚古器数十百种,后将四种古器献给东宫,其中有一只外国澡罐,上有铭文:“元封二年,龟兹国献。”元封为汉武帝年号,元封二年即前106年。澡罐是僧侣的洗濯用具,这表明至迟在公元前二世纪末,龟兹国已经皈依佛教,这才有可能向汉朝进献澡罐。进而也可推知,佛教传入龟兹的时间,必定更早于汉元封二年。


龟兹佛教自传入之后,经过五六百年的发展,至三四世纪空前繁荣。整个延城,成了美轮美奂、遍地香华的佛国。


这时,鸠摩炎坐在龟兹王迎接他的马车上,从外城经中城至内城,三座城门两边的城墙上,都雕刻着半浮雕的佛像。进入内城后,只见通往皇宫的大路两旁,数不清的寺庙。每家每户门口,供奉着大大小小的佛像。每个十字路口,都建有佛塔。圆形的塔基,逐级而上,高者十余丈,低者数丈。每级塔的周围,有许多小佛龛,供奉姿态各异的佛像。高一点的佛塔,佛像贴着金箔,塔顶披挂色彩艳丽的宝幡,在风中飘动。鸠摩炎的眼前全是看不完的金碧辉煌,而浓郁的檀香弥漫全城。繁华中显现庄严,庄严中感觉神圣,神圣终归于虔诚。“真是奇异的佛国!我们天竺国的王舍城也不过如此。”鸠摩炎于目不暇接中,啧啧赞叹延城,赞叹龟兹,赞叹佛光所照之广远。



龟兹王白纯十分尊敬和信任鸠摩炎。


国师的职责是协助国王制定各种管理寺院及佛教活动的法规。他来往于皇宫与各大寺庙之间,考察、检查寺庙的修建、佛像的装饰、僧侣守戒的情况,同时也解释大小乘经律的异同。他的聪明才智和端正品行,获得广泛赞誉。


有一天,白纯请鸠摩炎观看御苑中由狮子国赠送的二只狮子。御苑很大,里面有孔雀园、象园、狮子园。狮子园四周筑有高大的土垣,墙体厚达一米多,高约三米,周长有一百多米。园中央垒起高台,台周边的松树、桦树郁郁葱葱。狮子园东边一侧,垒一座假山,遍植花草。登假山俯视,狮子园一目了然。


那天,皇室人员、近臣都来看狮子。鸠摩炎跟在后面,登上假山,与众人绕有兴味地看狮子撕食一只山羊。忽然,听到白纯招呼自己:“国师,请过来片刻。”


鸠摩炎走到白纯面前,看到龟兹王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


“国师,认识一下,这是本王的妹妹耆婆。”


鸠摩炎目光停留在耆婆身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子,容貌如明月,微微的笑靥,安详又妩媚。


“能认识王妹,真是幸会。”鸠摩炎随即转过目光,朝向白纯,“这对狮子很精神。过一段时间,贫道央求家父奏请天竺国王,赠二只大象给贵国。”


“能让大象翻越葱岭吗?”耆婆怀疑。


白纯笑起来:“事在人为,何患不成。”


……


看御苑的狮子之后不久,鸠摩炎碰上了一桩非常烦心、特别苦恼的事:白纯居然要把妹妹嫁给他。天哪!这么会碰上这种事!当初自己丢舍天竺国相的荣位,坚持出家为比丘,就是为了修行悟道,像释迦牟尼佛一样,远离俗世的形器之痛苦——无论财富、权势、美色,皆是痛苦,皆是空无。度葱岭而东来龟兹,岂非是远离尘垢、断灭痛苦,为求得正果吗?若还俗娶妻,首先是犯了比丘不可娶妻、不近女色的戒律。在律藏中,佛都告诫比丘割去“三毒”:贪欲、嫉欲、愚痴。我若还俗娶妻,不是贪欲和愚痴吗……


然而,白纯执意要将王妹嫁给他。


鸠摩炎当然不答应。白纯多次劝导:佛经不是也允许比丘还俗吗?再说,在家居士一样可以修道悟道。维摩诘不是居士吗?他义理高深,佛的所有弟子,岂不是一个个自知不及,不敢与他辩论吗?你做维摩诘有何不可?况且,娶妻并不妨碍做国师,一样能弘扬佛法。诸事无碍,不必再推托了。


鸠摩炎仍然多方推托,说是天下在俗的俊男多有,为何看中一个剃度出家的比丘?难道王妹偏偏喜欢以比丘为夫?真是怪事!


白纯轻松起来:“国师不必多虑,也不必再找理由拒绝。耆婆识悟明敏,罕有其比,她相中的人,必定是世间的好男子。国师正是她相中的郎君,不要再辜负她的爱慕之心。拒绝真心爱你的姑娘,也是一种罪过。”


“这……”鸠摩炎叹了口气。耆婆看中自己,看中一个外国比丘,实在太出人意料了。要末离开龟兹,要末答应。还有第三条路可走吗?看来,现在要离开龟兹也不容易……


原来,耆婆刚满二十岁,鲜艳如草原上的太阳花。她记性、悟性特好,过目不忘,一闻则诵。平时读佛经,日诵百偈,解悟常人难及。最令人称奇的一件事是,耆婆五岁时,后背右上部生出一块红色的胎记,中间颜色浅,周边颜色深,大小如龟兹的小银币,整个胎记像一块温润的红宝石。曾请一个罽宾高僧看过,高僧对老龟兹王说,王女这块赤色的胎记,百万人中仅有一例,那是会诞育智子的标记。假如赤黡中间的颜色变得与边上的颜色一样红时,就意味着她真正的丈夫已经来到身边。和那个男子结婚,会生出智力超凡的天才。记住这些!守护这个漂亮聪明的女孩,别轻易给她选择丈夫!


老龟兹王临终前一年,把白纯兄妹召到跟前,要他们记住罽宾高僧当年的话,注意耆婆背后赤黡的变化,等待未来出现的那个男子,以保证龟兹国诞生一个百世不遇的超级天才。这决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赤黡与龟兹国的强盛和恒久有关。你们兄妹俩千万不可疏忽!切记!切记!


耆婆到了应该择偶出嫁的年龄,周边诸国得知龟兹国有一个美丽聪明的公主,纷纷行娉。尤其最近二年,各国娉问的使者不绝于道,甚至葱岭以西的月氏、安息、康居等国,也带着马匹和各种珍宝远道来此。白纯一概婉言谢绝,耆婆置若罔闻。因为赤黡一如其旧。


终于,罽宾高僧的预言应验了。


自半年之前,鸠摩炎来到龟兹后,耆婆隐隐觉得后背上的赤黡有异样的感觉:非痛,亦非痒。总之,以前无感觉,现在若有感觉。耆婆叫侍女来看,问侍女赤黡中间与边上的颜色有何差别。侍女说,没什么差别,全是红红的,像一块好看的红宝石哩。


耆婆立时记起罽宾高僧的话:那个男子已经出现,而且就在龟兹。她把赤黡发生的变化告诉白纯,白纯判定那个男子就是鸠摩炎。他是如此聪明,品德无懈可击。王妹嫁给这个男子,必生智子无疑。为此,白纯安排妹妹与鸠摩炎在御苑的狮子园见面。耆婆一见鸠摩炎,眼睛一亮,一股强烈的温柔充满了全身心。心里肯定地说:他才是我的丈夫,真正的丈夫!


鸠摩炎注定无可逃避。对于龟兹王室而言,他是久盼而终于出现的珍宝,岂可得而复失!除了服从,鸠摩炎无路可走。


相关阅读

鸠摩罗什传(1):鸠摩炎东度葱岭,弘道龟兹






禅林网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如有缺漏,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犯著作权及版权。










 禅 林   chanlin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

【微信号】chanlinorg











禅林APP下载

苹果/安卓

苹果版                |               安卓版


首页 - 禅林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