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印刷出版!纪实小说【嬗变】,记录历史,不忘当初。

摘要: 一个特殊的年代,一段深刻的记忆,一幕难言的历史......《嬗变》是贵州遵义籍高级工程师龙奇中先生历时30年,在2015年终于完稿的23万字的纪实小说。作者描述了从1957年到1961年,一个狂热又严酷的年代中……

02-07 13:53 品牌部 首页 倍特力

一、本书内容介绍一个特殊的年代,一段深刻的记忆,一幕难言的历史......


《嬗变》是贵州遵义籍高级工程师龙奇中先生历时30年,在2014年终于完稿的23万字的纪实小说。


作者描述了从1957年到1961年,一个狂热又严酷的年代中,在大学所亲历的“反右”、全民炼钢运动、大跃进、放卫星等政治运动,再加上3年自然灾害影响,一群大学生所发生的故事,幼稚而荒唐。



二、作者介绍龙奇中:男,贵州省湄潭县人。

1961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化学系,长期从事专业技术研究工作。

晚年出版纪实文学《黑牢》、诗集《莲实集》

个人博客地址:http://qizhong221.blog.163.com/



三、作者说


“这是半个世纪以前一群大学生的故事,幼稚而荒唐。


那是个狂热又严酷的年代。那些红,红得晃眼;那些黑,黑得霸道。一群幼稚而单纯的青年学生,在无休止的政*运动中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他们大多是变了形的、异化了的……这一代人在艰难中成长,前进的路途充满危险,步履蹒跚。


被摧残的还远远不只是大学里的青年学生,更可悲的是全体民众!


我捡拾一些碎片,把它们连缀成了这本文字。这样的捡拾,陆续进行了三十年,期间几经中断,最长的间隔有十三年,是实在写不下去了,写的过程仿佛又一次的经历,心里不时承受着痛楚。经朋友的鼓励,才有了写完的勇气。目的是,留些历史的真实给后人。不然,张长生们不值得写。


希望的是……也罢。希望是灰色的,碍眼;是五彩的呢,又容易自我麻醉。那就不说。”


四、推荐者的话


龙翔(作者的儿子,深圳市倍特力电池有限公司/江西倍特力新能源有限公司 董事长):


“我父亲的第三本作品《嬗变》,自出版以来,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上一次印刷出版的书籍,已经售完,这次是第三次印刷出版。23万字的纪实小说,写的是从1957年到1961年,经历了“反右”、全民炼钢运动和三年自然灾害那段时期的故事。


父亲这篇纪实性小说,很多人物场景都是真实再现。“我们县”就是遵义市湄潭县,“顺河场”就是古镇永兴场,我在那儿长到八岁,“西南大学”就是云南大学,里面的楼堂馆主要人物,不过是换了一个名称。这篇小说,父亲在我高中时候的八几年开始写,到两年前我们的一再催促下才完稿,前后花了将近三十年。全书并不完全满意,父亲说如果重写至少后三章会有更多内容。


第七章“人造的天灾”,描述了59年人为饿死人的人间地狱,其中有一小节的标题原来是“比大屠杀更恐怖”,被编辑改为“比死亡更恐怖”,一个县饿死20%,惊动了中央的“贵州湄潭事件”,网上很多这事的资料。


此书,当初我找了几家出版社,都因为“你懂的”的原因婉拒出版,最后家乡的贵州人民出版社终于突破重重困难出版此书,尽管几经删减,但大体保存原貌!感谢我们敢于直面自己未化妆的家乡人。


引用我父亲的一段话:“希望的是,让那段历史永远成为历史,让民众和青年们不要再因为种种不堪的政*运动而失去自我,自由自在地学习和生活;还给民众真正的民主,让每个公民都能够有尊严的活着。”我想,这也应该是我父亲的中国梦吧。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自己未化妆的脸;真的勇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需要书的朋友,请联系我助理钟春英小姐,她将快递给大家。(联系手机:13530823627,微信号:13530823627)


 此书自出版以来,已经引起较大反响,各地读者都给予较高评价。第一批印刷的很快售完,售书款10万元已经于2015年8月21日捐给贵州文化薪火乡村发展基金会,委托他们在普定县为留守儿童建一所童趣园。感谢所有购书者,这是你们购书款建成的。


 第三次印刷已经完成,有需要的朋友可联系我助理钟春英小姐(13530823627)。


 如有机会请宣传此书,让更多人看到她,这段历史不会被遗忘。再次谢谢!

 


图:今日湄潭


图:永兴茶海

图:云南大学



五、《嬗变》内页




六、小说内容 摘段


第一章 第一节 母亲河


张长生从场外挑完两担水,便在街边长凳上坐着,手里拿了本《彷徨》,却并不看。

娘端了碗苦丁茶来,递给他,爱怜地说:“不要想那么多!去和同学玩玩吧。”

那是一九五七年秋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反右斗争”,早已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黔北山区里的小场镇,却世外桃源般的宁静。古镇永兴场就是这种小场镇的一个。一千多户人家,在山间沿公路两边延伸。场镇上除了区政府和供销社,就没有像样一点的单位了。场上识字的人不多,人们的精力全都用在规规矩矩“挣生活”上去了,无“右”可反,对“反右斗争”也茫然无知。就是场上几个高中毕业生,由于没有报纸看,关心的也只是他们的高考录取通知书。

   瓦房顶上三片玻璃亮瓦明晃晃的,大概天亮已经很久了,长生懒懒地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那个梦。轻轻移动一下身子,结花蜡染的蓝布垫单下面新铺的稻草沙沙作响,那么松软,还散发着谷草的香气。他梦见一片不认识的树林。那片树林整洁好看,似疏、似密。是些什么树?记不清了,但不是本地的。红颈蓝背的雀鸟欢快地唱着。林下到处是不知名的花、草,林子上空是亮丽的蔚蓝——好漂亮的晴天。


他笑了。他意识到,这只是个自我安慰的诱惑。三千多人的小场镇上,同班的五个同学都先后收到了省城几间高校的入学通知书,他还没有收到。他不相信他会考不上大学,尽管老师早就告诫说,今年全国的高考招生人数只有十万零七千,比去年还少几万。


亮瓦更明亮了,肯定是个晴天。他为懒散而羞愧,弹簧似地蹦了起来,下床穿好衣服。这时,他听到楼下妹妹惊喜的叫声:

“哥哥,信!你的信——通知来了!”

妹妹急急地上了木云梯,递给他一封信。确实是“通知”,信封还是高考前夕学校布置每个考生自己填写的。但信封里很薄。没有考上?同学们收到的通知都是厚厚的一叠,有贺信,有那间大学的介绍……足以让人高兴一阵子。莫非落榜了?不!他很自信地拆开信封,里面有一张录取通知书和一页简单的介绍——到底是“录取通知书”!

妹妹高兴得跳起来,边下小云梯边嚷着:“娘,娘!考起了!哥哥考起了!是云南大学。”

............


长生没有留意到娘的焦急,每天就忙着和镇上同班同学陈士平一起,到离场镇两里远的河边去玩。那是他们从小就最爱去的地方。一条碎石路从场口一直铺到河边,其间穿过一片黑压压的林子。林子又浓又密,像挤得出水来。那段路也确实是湿漉漉的。远近的山都长满了树,右边不远的山头上,在乱石荆棘丛中还经常有毛狗出入。他记得,儿时在那些小山上去掘野葱、剥构树枝的皮,每次都会闻到毛狗熏人的臭味。每逢赶场天,街上也总有不少毛狗皮和狸猫皮卖。那些皮都缝了起来,腔体里塞满稻草,一个个吊在竹竿上像活着的一样。除了毛狗皮、狸猫皮、和黄鼠狼皮,多的是豺狗皮。有时,还有金钱豹皮和老虎皮。豹皮和虎皮都用竹片撑开,一张一张的,并不叫人害怕。这几年,渐渐地看不到这些兽皮了。乡下农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人丁兴旺。大概,野兽们是怕了这逐渐兴旺起来的人气,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河,还是那么原始,几千年来似乎就没有过变化。河两岸除了百年老树,就是成片的水竹林或斑竹林。稍远,是茅草房、田、土。再远,又是长满林木的山。更远的山脉,暗蓝一片,那么高,晴天里半山间经常飘着白云,雄伟而又神秘。从那里生出了许多神奇的故事。大多是些关于穷苦人家的故事,有的故事十分凄婉,是长生小时听到的“民间文学”。


河水清碧可爱。宽宽的河面上好像从来就没有过浪,细波粼粼,闪跳着月光、阳光。夏日的早晨和下午,还能见到这儿、那儿有小鱼蹦出水面的银白的肚子。长生和士平从小就爱到这里来游泳。家里不准,怕淹着,他们就偷偷地跑去,也没有什么人教,呛过几口水就会游了。那水,清凉得好像还带点甜味,呛着了也不觉得有多难受。浅处河床全是细细的河沙。河沙挺干净,没有一点泥,他们常撮些河沙来擦牙齿。浙大学生用牙刷,他们就用河沙,用手指。这方法倒也实在,大半身泡在水里,嘴里塞一撮河沙,用手指擦擦,再喷几口清甜的河水,就舒服多了。同时还会感觉到腿上有小鱼在嘬着,有些痒痒的……


一路上,长生总爱在路边掐片嫩叶或扯棵小草,理好式样夹在随手带着的一本书里。从初中起他就这样做了,那些各式各样的叶片和小草,在他看来可爱极了。现在快要离开家乡,他更要带些小草到大学里去,让它们陪着他读完大学。他夹在书里的其实是些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小草了,随处可见的马蹄草、犁头草、苦薅叶、白薅叶甚至母亲割来喂猪的娥筃草他都要拣式样好的掐来压进书里。上初中时老师教他们做过植物标本,他夹在书里的却不是什么植物标本,而是他儿时的欢乐。打开书里的小草,他看得见他的家乡,他的儿时,他的亲人。

  ............




七、读者评论摘选


---“满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读龙老先生『嬗变』一书,想起的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这首自叙诗。甘苦自知。

(王志纲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专家 策划大师)


---这是一部值得一读的纪实文学作品。作者以朴实的文笔、鲜活的事实,再现了上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的中国历史。那是一个荒唐的年代。反右等运动,”左”的肆虐,残害了无数精英,使一个国家陷入灾难的深渊。小平在1992年南巡时说过:”不要搞政*运动”,”左对中国革命危害最大”。这部作品为这些英明论断作了很好的诠释。

(陈锡添 92年小平南巡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作者)


---拜读龙老爷子大作,感慨万千,一个耄耋之人,心忧天下,把共和国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写出来,发人深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在当今社会仍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这几天读《嬗变》,每天都到晚上1点过,让我们重新回顾那段历史,龙老爷子用朴实的语言亲述那段历史和自身经历,见地思想可钦可佩!

---老爷子文笔相当了得,根本不敢相信是个学化学的人写的......


---看了非常的沉重!想哭!


---龙老先生在那个时候能有这样的观点,我认为是他老人家广泛阅读中西经典(尤其是西方哲学著作)的结果。堪与顾准当年相比啊!可惜,此种思考越来越少见了!


---我现在已很少读书,尤其是大部头的长篇,报刊杂志也只匆匆浏览,人的精力有限,,好书不厌百回读,美女才有回头率。如今文化繁荣的表象下充斥的是文字垃圾,有时看到新书推介,网上购来,却难以卒读,能吸引我阅读兴趣且能留下回味的寥寥无几,读老憨兄的《嬗变》,不止是书中人物的命运紧紧扣住我的心弦,作者的文笔亦很清新,一个化学专业的理科生,能有如此文学功底,正是因为他广泛的阅读,博学多才,书中屡屡写到他的阅读经历,古今中外名作经典诗词歌赋,广泛涉猎,才能在写作中有生花妙笔,写景传人叙事,栩栩如生,使一部巨著如画卷,给人美的享受,艺术的陶冶。朋友有兴,不妨觅来一览。


---今天仔细拜读了第一章母亲河,对于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人们清贫生活程度是我无法感受的,但书中描述的那些山和水,和儿时的记忆是一样的美好。对主人公将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乡和亲人,远赴未知的远方求学的那种内心描述,让人几度哽咽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对亲人的不舍离别,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远行!文字简朴,但实实轻易触动心灵!


---尊重文化,尊重高尚!笔者龙老,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祝龙老先生健康长寿!


---比较感性,才看了一章流了三次泪......对比母亲和父亲差别的方式,相信大家都会有同感,父亲的爱隐忍而应运而庄严,母亲的爱温暖朴实,但不管哪一种爱,都让人感触良多!


---收到后我爸看了一晚上......


---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感谢龙老为我们讲述那段苦难的岁月......


---书已看完,写的很好......那些我们没有经历的黑暗,希望不要再重来......


---感谢龙老内心强大的精神力量,我们年纪轻轻更应该做出一番强大的事业来,否则惭愧啊!


---作者太伟大了也非常有才华!能把这本书写出来需要多大的勇气!中华民族太多苦难了!我们真的是太幸运了!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本书看完已经好几天了,内心一直难以平静。这本书的艰难出版,说明在目前娱乐的时代,国人只想快乐的生活,过去的伤口不管好没好,没有几个人在乎,没有几个人愿意再提。而恰恰如此,我们这个民族总是灾难不断,许多灾难都是换个形式重复而来。......作者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让我深深的感动!感谢作者!


---感谢老人家能够让我有机会走进那段历史,感谢他能带给更多的人走进那段尘封的但又恰恰不应忘记的那段历史,以对后人的警示!衷心祝愿老人家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一直很喜欢“老憨的博客”,他那精湛,深厚的文字;醇美意深的摄影图片,深深吸引了我,令我非常钦佩。

最近,在他的博客中,得知他的大作:”嬗变“ 正式出版。十分期待,冒昧相求,蒙他相赠一册,喜不自禁。连夜阅读。 这是一部记实小说,写的是半个多世纪前,一群来自四面八方,单纯幼稚,满怀求知报国的大学生,在那反右,交心,大跃进,。。大饥荒的疯狂悲惨年代,被残酷而荒唐的政治斗争,弄得遍体鳞伤,面目全非,前途危难曲折。同时,也折射了中国百姓,所承受的种种磨难,困苦,死亡。。。。

小说写得流畅自然,栩栩如生,饱含真情 。读来心情沉重沉痛,百感交集,思索万千。 我们古老而文明的祖国和人民,为什么 要承受这么多的外忧内患啊。

感谢龙奇中老师(憨老),生动真实地记录了这一段历史,让人们了解它,记住它,反思它,惟愿历史的悲剧再也不重演。 龙老师优美凝炼的文笔,朴实自然的文风 。也令人读之不倦,爱不释手。

这真是一本值得品读的好书。


---龙老师好:看了您写的“嬗变”感触很深,这是您的自传,是部记实文学。写的是从大山里走出的一个穷孩子,在求学路上追求真理的困惑,对贫苦人民大众的深切同情,呐喊,与无助!在那特殊的年代,一次次政治运动摧残着这群天真,幼稚的大学生。我一直当我们才是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原来在五十年代就搞运动,在大学里还么严重。

饥饿~我有印象也听父母说过,真不知道农村饿死了那么多人!书中吴其中五岁的小妹为摘红籽落崖,她那双黑亮的眼睛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心很痛!很痛!

长生父亲去世,长生穿上父亲留下的衣服,借钱买的黑紗,自己缝上孝字我留泪了。

听我父亲说过,那个年代都是不敢怒不敢言,说错一两句话,就是“反革命”由于长生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的秉性注定了以后的不幸!像我们这代人对这些事还略知一二,再下一代就不知道了,您的部书对后人了解历史,记住这段历史很有必要!


---有位哲人说过,读书,一要有益,一要有趣。读书是为了求知、求真,当然要有益。有趣不是无聊的消遣,寻求刺激,而是要有可读性,有文采。

收到老憨兄(龙奇中)寄来的《嬗变》,这是一部纪实小说。书中描述了主人公张长生与他一代青年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从一个小县城到大城市上大学期间的人生历程,在神圣的大学校园,经历了反右,全民炼钢铁,放卫星,大饥荒,等一系列历史事件,人生价值观、世界观,发生了怎样的嬗变,红与黑,真善美,假恶丑,淋漓尽致展现在读者眼前,真实地记录了一个时代的人物命运,一个个青春学子怀着读书报国的宏伟理想,走进大学校园,成为天之骄子,这是他们的黄金时代,然而,此时的校园已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接接踵而来,正如书中人物语言的方言,将“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读成“一个榔头接着一个榔头”,大字报,检举揭发,向党交心,引蛇出洞,批斗,划清界线,劳动改造,家庭出身不好一言不慎便被打成右派分子,反革命,家庭出身好也可能因为日记,文章,言论而获罪,甚至记入档案,影响到毕业分配,书中一位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就被分配到煤矿下井,不到几个月就因井下事故受伤,不治死亡。在一个个政治运动中,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一个个宏伟的理想在瞬间破灭,一些政治扒手在投机钻营,一些跳梁小丑在落井下石,人性在堕落,道德在沉沦。

作者的记述不囿于校园,借青年一代的足迹,将笔触辐射到广大的城市乡村,大学生响应党的号召,大办钢铁,遍地土高炉,伐尽树木,烧出来的是一坨坨废渣,见证的是人为的灾难,森林资源的毁灭,环境的破坏。而大饥饿更是惨不忍睹的历史一页。民以食为天,老百姓过日子本来是精精打细算,然而,大办钢铁,全民上马,丰收的庄稼无人收割,共产风,公共食堂,先是放开肚子吃,很快便捉襟见肘。然而,接着就是放卫星,亩产几千斤,几十万斤,于是,各级干部争夺红旗,谎报产量,下一步就是根据报上来的产量上交粮食,公社各级干部带着武装民兵挨家挨户抄收粮食,老百姓囊空粮尽,只好吃树皮草根,不少人浮肿死亡,而在这样的生命维危的时刻,一些丧尽天良的官僚却一心只顾踩着老百姓的尸骨往上爬,书中描写了一位柴副县长故意布置瞒产私分的假现场,然后以阶级斗争的大旗,降低城镇人口口粮,停止向农村供应返销粮,无异于向全县老百姓下了死亡判决书,虽然这位柴副县长最后得到了惩处,但逝者已逝。

坦率地说,读这一类书是要有 一定的理承受能力的,如读《夹边沟纪事》,《墓碑》等著作,都让人心情沉重沉痛。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经历过这一段历史的人对这一切都有沉痛的记忆,一个民族将最优秀的人才无情摧残,,将人民的生命视为草芥,这是空前的历史悲剧,重温历史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不再重演这样的悲剧,现在有人在批历史虚无主义,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就是否定历史,抹杀历史,现在有些人在掩盖这一段历史,否定这段历史,这是什么主义,是历史虚伪主义。这是一部史书,作者的功绩就在于打捞历史。挥洒如椽春秋笔,镌刻信史启后人。了解这一段历史,进而反思它的历史教训,对一个追求真理的智者,对一个民族的文明进步,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现在已很少读书,尤其是大部头的长篇,报刊杂志也只匆匆浏览,人的精力有限,,好书不厌百回读,美女才有回头率。如今文化繁荣的表象下充斥的是文字垃圾,有时看到新书推介,网上购来,却难以卒读,能吸引我阅读兴趣且能留下回味的寥寥无几,读老憨兄的《嬗变》,不止是书中人物的命运紧紧扣住我的心弦,作者的文笔亦很清新,一个化学专业的理科生,能有如此文学功底,正是因为他广泛的阅读,博学多才,书中屡屡写到他的阅读经历,古今中外名作经典诗词歌赋,广泛涉猎,才能在写作中有生花妙笔,写景传人叙事,栩栩如生,使一部巨著如画卷,给人美的享受,艺术的陶冶。朋友有兴,不妨觅来一览。


八、作者在广东黔虎队3周年活动上的分享


2015年7月6日,广东黔虎高尔夫球队三周年,与会嘉宾一百多人,集中了在广东的贵州籍优秀企业家和人士,组委会特邀请龙老先生上台讲解新书《嬗变》,王志纲老师和陈锡添总编点评,此书在各读者中引起较大反响。





九、贵阳《嬗变》读书会

2015年8月21日下午,在贵州省贵阳市黔灵公园,几十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嬗变》读书交流座谈会,现场气氛热烈,非常成功。




作者决定捐出刚刚筹满的第一批售书款十万元给贵州文化薪火乡村发展基金会,委托他们在贵州普定县为留守儿童建一所童趣园。

感谢所有的购书者,这是你们的购书款建成的。


《嬗变》书籍助力倍特力答谢会

2017年3月26日,深圳市倍特力电池有限公司15周年暨江西倍特力新能源开业答谢会在江西宜春隆重举办,答谢会期间,很多嘉宾朋友都阅读了

《嬗变》,被本书内容感染,反响很好。


十一、龙奇中先生其他作品


纪实文学《黑牢》、诗集《莲实集》


十二、龙奇中 个人博客:http://qizhong221.blog.163.com/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进入,点击右下角还可以“留言”)



记录历史,不忘当初!


首页 - 倍特力 的更多文章: